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刘胜军:我们怎么面对GDP的“超日赶美”

2010年09月02日 08:59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中国2010年二季度GDP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引起全球热议。

  对自鸦片战争以来长期落后于西方国家的中国而言,“赶超”一直是挥之不去的民族情结。1957年,中国提出15年内要在钢铁和重工业方面赶上英国;1995年,中国的钢产量增至9536万吨,终于超过了英美,1996年中国钢产量超过1亿吨,名列世界第一。2005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了英国,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到了2010年,我们在赶超的路上再下一城。

  然而,面对这个成绩,我们没有太多的理由欣喜。首要的原因在于,2009年中国人均收入仅3600美元,在全球排名第124位,距离日本和美国人均收入(分别为37800美元和42240美元)还很遥远,并且低于不少拉美和非洲国家。

  仅此一点,就足以让国人保持冷静。而问题还不止于此。我们还要看到我国的GDP结构不平衡、分配不合理、透明度不高、环境成本高、不可持续等一系列问题。

  其一,结构不平衡。按照收入法测算,GDP的总量可以分解为企业、居民和政府三个部分。从1993到2007年,我国政府收入占GDP比重由11.68%增至14.81%,企业的资本收益由38.83%增至45.45%,而居民的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由49.49%降低至39.74%。国企和政府收入占比的提高,意味着资源进一步向政府部门集中。由于经济学上的代理人问题,掌握过多资源的政府部门资源利用效率低于个人,将带来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的不足,更容易成为滋生腐败的根源。

  其二,分配不合理。目前,我国的基尼系数(衡量收入两极分化程度的指标,系数越高,收入两极分化程度越高)较高。较低的人均收入水平与较高的基尼系数是一对危险的组合,容易成为诱发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此外,高收入阶层的消费倾向偏低,缺少强大中产阶层的现状,也导致提振居民消费需求的困难。

  其三,透明度较低。根据王小鲁的测算,我国每年的灰色收入高达5.4万亿元,巨额灰色收入的存在,暗示现有体制下寻租空间过大,竞争中不合理因素较多。

  其四,环境成本高。环境污染问题日益成为社会发展的重大威胁。紫金矿业(601899)“污染门”以及此起彼伏的重金属污染事件,正以沉重的事实警示环境的危机之重。如果剔除了污染的社会代价和治理污染的成本,那么GDP的含金量又将如何?据报道,治理中国重金属污染最为严重的湘江,到2015年就需要投入3000亿元。而根据原国家环保局的数据,2004年我国环境污染成本就达到5118亿元,占当年GDP的3.05%。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