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7260亿“优质”债券延期拖累三大行业绩

2010年09月06日 00:20 来源: 投资者报 【字体:

  试想,一笔价值千亿元的债券即将到期,却面临被延期,债主会不会担忧此债难还?

  现在几家大行就面临这样的问题。

  10年前所持的资产管理公司(AMC)定向发行给大行的金融债券,在今年到期大限将近时,除了农行外的其余三大行都被财政部通知债券延期10年,而农行也或难逃此运。

  工中建三行所持金融债仅本金合计就高达7260亿元,在2.25%的极低收益率下,延期还款给各家银行都会带来不小的压力。

  7260亿债券被延期10年

  10年前,四大国有行甩下不良资产的包袱,轻装前行。

  促成四大行甩掉包袱的直接原因,要追溯到1997年。那年始于泰国的金融危机横扫东南亚并波及世界经济,而中国看起来似乎保持“我自岿然不动”,但这场危机却暴露了银行的风险,当时高达30%不良贷款率让不少人士惊呼“中国的银行已经集体破产!”如不做出行动,这必将影响到中国经济全局。

  将不良资产剥离在当时成为必选之路,在经过密集调研、紧张筹备之后,1999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信达、华融、东方、长城)诞生。这四大AMC的任务就是“吃进”工、农、中、建四大行的坏账,然后通过各种方式专门处理这些坏账,从而让四大行变得“干净”。

  在华尔街,这类AMC公司往往被称为“秃鹫”。因为生物界中这类猛禽通常以食腐肉为生,而早期AMC同秃鹫一样除了坏账这类“腐肉”,也没有其他“食物”可以进食。如此AMC就成了经济体中的“秃鹫”,替整个经济体清理垃圾。

  在四家AMC成立伊始,由财政部拨核,每家注册资金100亿元,但仅以此力量面对银行巨额不良资产不可能实现。因此在央行向其提供了5700亿元再贷款同时,AMC又向工农中建和国开行发行了10年期8200亿元的金融债券。用筹集来的资金以账面价值收购了工农中建四大行1.4万亿的巨额不良资产。

  尽管这种做法在当时有争议,但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选择。银行去了坏账,又多了一项债券资产。

  “我们无力偿付本金。”多年来AMC一直如是公开表示,10年期间,大多公司勉强能够支付换取不良贷款的利息。

  转眼,除了农行外,各AMC金融债陆续到期。

  最早是建行,去年9月份,该行称“财政部通知,所持信达一笔总额2470亿元人民币的10年期债券延期10年。”在各方还在揣测其他行的金融债到期会采取何种方式时,今年7月、8月份,中行工行各自发布公告称相应AMC金融债延期10年,金额分别为1600亿元人民币和3130亿元人民币。

  三家债券合计达7260亿元,其中工行所持华融债最多,占AMC金融债总数8200亿元的38%。

  延期依然列为优质债

  “我们理解信达债是财政性债务,风险很低的,偿还有保证。”8月23日在建设银行(601939)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董事长郭树清回答《投资者报》记者提问时表示。

  郭树清认为现在国家财政和信达设立了一个共管账户,信达在偿还遇到问题时国家财政将会予以支持。

  “有财政部作为保障的主体,这个债券风险是最低的。”该行董秘陈彩虹补充道。

  事实上,从发行此类金融债以来,即便是在2004年之前没有财政部作担保时,四大行都是将其作为优质债券在资产负债表中予以体现,从来没有计提过拨备。

  也正是因为没有计提过减值准备,在四大行准备上市时,这点受到了海外分析师质疑,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引入了财政部担保。

  “因为有政府担保,按常理是应该列为优质债。”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

  但是无论有谁做担保,债券延期毕竟意味着其偿还能力低,就会存在一定风险。在四大行的AMC金融债延期后,目前仅建行成立了共管账户,明确了支付机制。而中行、工行目前都没有明确的偿付方式。

  “尤其工行的不良债非常庞大,也需要明确一个机制,不能仅是建行有偿付机制工行没有,起码得给工行股东一个交代。”中国社科院投资系博士付立春认为。

  而信达之所以能得到财政部青睐第一个设立共管账户,也是得益于信达是四家AMC中底子、资质比较好的,其当时“吃进”的建行不良资产中有很多项目是大城市的房地产项目,随着后期房地产行业的复苏、繁荣,有不少项目资金得到回收。

  相对而言,对应接收农行不良资产的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其不良资产质量相对更差。

  银行压力一直存在

  某种意义上,10年时间不短,但对于AMC而言,上千亿元的金融债券规模太过庞大,仅凭其自身力量可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因此,未来国家财政充当主要偿付人。

  针对双方如何偿付金融债,《投资者报》对财政部和华融发出了提问,令人玩味的是,二者不约而同选择了沉默。

  “到期能否偿付看情况吧。”郭田勇也不能确定10年后是否能实现偿付。

  实际上,金融债对银行的影响从产生那天起就有了,“整体来看,四大行中工行存贷比最低,这与债券投资占比相对比较大有关系。”付立春表示。

  此外,除了影响存贷比,巨额的资金占款也会影响其他业务收益。“债券毕竟也是银行投资业务的一部分,是一个风险资产,就会有一部分资本金的占用,从账面上来说,对其他业务有一定的挤出。”付立春说。比如投资收益,这批金融债的年利率为2.25%,而目前的10年期国债利率就约为3.5%,如工行用这3130亿元仅去投资国债,每年利息收入能增加39亿。

  不能偿付就意味着,银行的风险会一直存在,一天不偿付,银行的风险就一天也不会消失。

  经过10年的发展,现在的AMC已不再满足于做“秃鹫”了,“已经形成了另外一种单独的实体,现在看来可能是永续经营的国有企业机制,实现了永续经营,钱就有可能永远还不上了。”付有些担忧。

  当AMC实现转型,成为一个独立实体时,可能就会有道德风险产生,“这些坏账又不是我造成的,我也没有动力去做,反正延期了10年,大不了再延期10年呗。”

  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付立春认为在两种条件下会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经济、社会正常发展,即经济不出现危机、社会稳定,这样的环境足以支持AMC无限的延期,“就10年10年地延续下去,反正利息我还是给得起的。”

  第二种是出现危机时,这时资产管理公司连偿还利息都难,债券风险爆发出来,这时候为了维稳,政府必须出来买单。“不管怎么说,政府其实充当了最后买单人的角色。”

  终归来说,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银行受到的压力都不小。而对此,工行避讳回答。“他们是有压力的,但他们不能乱讲话。”一位业内人士说。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监管层持续警示地方融资平台风险,部分人士甚至担忧会产生类似上世纪90年代的坏账,因为当时的坏账也是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造成的,担心银行旧患未除又添新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