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增持日本国债需要考虑哪些复杂因素

2010年09月06日 01:35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今年前6个月,中国连续增持日本国债。特别是5、6月份净购入超过前个4月的增持总规模,引起市场广泛关注。中国连续增持日本国债到底是基于短期考虑——分散外汇储备风险,避免美元走弱引起中国外储资产贬值;还是长期考虑——日元及日元资产将成为中国外汇储备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部分?值得分析。

  中国增持日本国债更多的应是短期避险策略考虑

  对于拥有2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管理外汇储备,尤其是规避外汇储备风险十分重要。中国增持日本国债更多的应是出于避险策略的考虑。为什么?

  首先,当前世界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国际货币动荡不定,中国巨额外储风险难以把握。虽然大多数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正在受到挑战,但似乎还没有任何其他货币可以替代。在全球流动性继续泛滥,国际货币体系可能出现更多动荡的情况下,分散风险,增持日本国债不失为一种手段,至少在短期内日元仍是比较强的货币。

  因为日本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没有大规模地推行货币扩张政策,货币供应量变化不大(当然,日本实际上已经实行了很长时期的宽松政策),加上日元套利交易大行其道,外汇市场上日元相对紧缺,中短期内,日元强势地位明显,日元对美元及欧洲货币具有明显升值潜力。而日本国债价格在此动力下明显走高,日本国债的投资风险下降,安全性相对较高。

  其次,如果把中国增持日本国债的做法当作中国的战略取向来看待,似乎为时尚早。因为,要在短、中期内确定外汇储备结构几乎是不可能的。近年来,中国试图改善外汇储备结构,一方面不断调减持有美国国债,另一方面,又比较多地购买包括日本、韩国及欧洲一些国家的国债。但是从数量上,这些增持的国债数量非常小。

  中国实际上也不可能大规模地增持包括日本、欧洲的国债。因为,动荡不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和主要货币间的汇率实在难以把握。今年来,欧元与美元的情况就是如此。年初,市场上大多数看空美元,甚至有人“预测” 欧元兑美元可能达到1:1.6。但半年来的市场实际是,欧元坐了一趟“过山车”。后来又有人“预测”美元与欧元可能平价,凡此种种,实际上表明,动荡不定是当前国际货币的主基调。所以说,中国增持日本国债应该理解为是一种短期避险策略。这也符合外储管理的“安全性、流动性和保值性”原则。

  日元国债并非值得长期“信赖”的投资标的

  中国增持日本国债并不表明日本国债是一个值得长期“信赖”的投资标的。因为,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日本经济存在内在脆弱性。

  首先,日元的强势依赖的是日本经济长期的“外向性”。上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正是依靠强大的对外竞争力,勉强支撑着。而长期依赖外需的经济体、尤其是大经济体,显然是不可靠、不稳定的。尤其是金融危机以后,各国为了自身的利益,对外贸干预的力度或多或少的增加了,出口的难度实际上升。而日元强势对日本出口不利、对日本经济也不利。这个矛盾很难解决。

  其次,日本主权债务的基础正在动摇。由于日本长期内需疲软,日本经济基础越来越不稳。这不仅表现在日本居民消费萎缩,消费者信心不足;而且私营部门投资需求始终起不来,私营部门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拖累十分明显。包括家庭支出、住宅投资、非住宅投资和库存变化对经济增长基本是负贡献。更令人不安的是,日本的储蓄率在持续下降。20世纪90年代末尚维持在两位数,但金融危机前夕已锐降至2%左右。日本储蓄率由正转负之势恐怕已无可扭转,而只能依赖公共需求。公共需求持续增加,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但也导致了日本政府的债务居高不下。

  显然,把日本国债作为中长期的外汇储备,其安全性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对外汇储备多元化战略不宜简单化

  首先,人民币国际化与外汇储备结构多元化并非是一回事。人民币国际化是长期目标,不能简单地把什么都归入人民币国际化。在经历了本次金融危机后,中国不得不正视美元的不确定性,也试图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但是,我们必须十分清醒地看到,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并不容易。中国从现实考虑,首先要考虑如何保护好2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安全性问题。虽然短期内投资日本国债不失为较好的选择,但中长期是否同样适合值得研究。

  其次,外汇储备的多元化可考虑非货币资产(即实物储备)的地位和作用,但不宜过度。外汇储备根本上要考虑流动性和安全性。虽然中国试图通过建立石油和煤炭战略储备,甚至包括工业金属战略储备,但这也面临着一系列经济和政治风险。

  在资源时代到来之际,利用外汇储备购置中国急缺的能源和资源不失为一种选择。但从经济和金融的角度看,可能导致资源价格迅速攀升,对有巨大市场需求的中国自身必然不利。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因素对于大宗商品市场的作用越来越强烈,任何轻举妄动都可能带来巨大的风险。

  因此,有关外汇储备的多元化应该是一个谨慎的、不断完善的过程。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