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乔嘉:海外基金行(之三)

2010年10月13日 14:52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作者: 乔嘉 (凯世富投资咨询投资总监)

  在加拿大会见了近10个不同的基金经理。从平庸好似指数基金的传统型共同基金到士气盎然的对冲基金,我深深地感悟到了中国基金行业的未来将会如何。坦然地讲,公募基金的发展空间和潜力可以说是非常有限的。抛开本国基金领导们特有的保稳即胜的心态不说,就是从自然的经济和行业发展而言,公募单方向传统型共同基金的未来局限性也已经被这些发达国家的经历所证实。而且,中国基金经理的膨胀和他真正对国人的贡献的差别简直可以用光年来计算。在一次同某加拿大基金经理和当地投行朋友喝酒的攀谈中我深有体会。

  加拿大的基金经理对中国基金经理的现状非常感兴趣,总是询问这些大基金经理(当然就是公募基金)在投资什么、为什么投资这些东西和他们想投资什么东西。

  加拿大基金经理问道:“史蒂夫,你是个基金经理,你来加拿大是来找矿业的机会,对吗?你的大客户是中国国有的企业对不对?”

  我回答道:“是的,我的客户有很多,其中有实力的几位是中国的央企。但是,我们不局限于央企和国企。中国需要资源,但是这些资源的需求是产生于中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过快的过程中。我们谈的是买卖,这个和谁是领头买家其实不是很重要。”

  加拿大基金经理说:“是的,我们希望把我们多出来的资源以一个好价格卖给需要这些东西的人群,但是我们不希望在买卖的背后有什么不该有的因素。在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之前,我从没去过中国。所以我有种误解就是中国国家很富有,而人民很贫困,所以买矿的事儿都要政府来做。但是事实不是如此。在北京,BMW比加拿大还要多。人们很有钱,在香格里拉一次自助餐要500元,但是那里总是有很多人。这个价位在加拿大是很多人觉得无法接受的价位。但是你们民间的钱都在干什么呢?”

  我不好意思地回答:“我们在炒两个东西,一是房子(70年的居住权),二是中国A股。我个人都没有搞清楚它们的投资价值在哪里,当然从投机的角度很容易理解。但是,价格上涨就是投资吗?那么当年荷兰的郁金香也是投资吗?”

  加拿大投行的朋友问:“价格上涨的东西不是投资,什么是投资呢?难道价格下滑的是投资?”

  “我们要投资到我们拥有真实需要,同时能产生更多生产力的地方。这个话题就远了。”我有些不屑地回答。

  “那么我的问题还是,中国的基金经理为什么不来国外买矿业公司呢?尤其是那些中小型矿业公司。你知道吗,在世界上还有很多矿被发现但是没有被有效地开采。因为世界上这些东西其实有些过剩。如果没有中国的铁矿石的需求,铁矿石的价格一定是现在的一半以下。”

  可是如果你们的民间资本总是在国内自己买来买去的话,中国的A 股都是一些周期性的公司,几乎没有什么扩大蛋糕的投资价值。”加拿大基金经理很叹惜地感慨着。

  “可是……中国民间资金出来的很少,这些很容易发现的机会也都错过了。同时中国的投资者总是抱怨白人欺负我们。所以,我这次来加拿大就是希望可以把需求和供给方有效地结合起来。加拿大是世界的资源交易中心,我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搭建一个桥梁让中国的资本进入那些中小型资源企业中。我希望和当地基金合作。”我表示同意地回答。

  “我还是不懂,你的基金刚开始,但是你们那些大的基金就一点国外市场不做吗?”他颇为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回去看看。”不好意思的我勉强回复着他。

  回国后,我在《第一财经日报》上看到了一篇《QDII基金:唱亚太“老调”,打指数“新牌”》的文章。其中介绍了我国公募基金QDII向广大投资者推出的绝大部分都是或都将是指数型产品。标普500、纳斯达克100等不需要任何头脑就可以买到的海外指数基金倒变成了中国QDII的主流。这太让人感叹了。难道中国的金融圈子就只能以国家买美国国债、公募基金买国外指数基金为主导思想吗?一个是把钱廉价地借给利用货币贬值而免费融资的美国政府,另一个是把钱闭着眼睛交给免费借我们钱的政府所支持的企业。而同时,我们还要被这些企业利用资源局部垄断(只是表象中的垄断,并非实际量的垄断),来高价卖给我们生活和发展需要的必需品。这个买卖怎么就这么笨呢?

  我们中国温州炒房团的钱、北京从15000 元涨到47000元的买房钱,或者说每年股市里被人套走的钱,哪一笔钱放在南美洲、非洲不是几十个,或者是几百个矿山多少年的勘探和开采费用?而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在无时无刻地猜想着何时加息,什么是通胀受益A股,我们甚至还在阿Q似的赌假足球。

  专家:乔嘉

  机构来源:凯世富咨询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