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洲主权债危机烽烟再起

2011年01月22日 15:1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危机死灰复燃

  2011年欧元区以吸收爱沙尼亚为第十七个成员国开始了新一年的征程,但围绕南欧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阴霾并未随着新年的到来而散去。去年11月,欧洲主权债危机烽烟再起,与上次不同,这次危机的导火线是爱尔兰。爱尔兰危机的根源是房地产泡沫破灭及银行业健康状况的严重恶化。根据爱尔兰财政部的估计,2008-2012年,爱尔兰国内银行的贷款损失将达700亿-800亿欧元,相当于爱尔兰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另外,爱尔兰政府在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时,为稳定市场信心,仓促决定对所有银行债务进行政府担保使政府或然债务庞大。

  危机初期,由于国内民众主权意识高涨及对紧缩政策的抵制,爱尔兰政府表示银行业及政府财政健康无须救助,也不必救助。后来市场形势急转直下,其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7.93%,爱尔兰政府最终被迫妥协,接受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的850亿欧元的紧急援助。作为援助的前提条件,爱尔兰政府必须实行严厉的紧缩计划,包括减薪、削减养老金、裁员、提高所得税等,这导致爱尔兰国内大规模的抗议浪潮。

  尽管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对爱尔兰进行了救助,但这次救助的效果与2010年5月的救助截然不同。上次救助计划宣布后,投资者随即恢复信心,市场大幅反弹;而这次市场不仅没有反弹,还出现了恐慌向葡萄牙、西班牙传染的势头。

  因为爱尔兰银行的存款出现了大量流失,仅爱尔兰银行在2010年第三季度就流失了100亿欧元的企业存款;非居民存款也开始纷纷转移,使爱尔兰银行业存款流失加剧。投资者非常忧虑存款持续流失会耗掉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爱尔兰的850亿欧元紧急救助。

  目前,爱尔兰银行为吸引存款,对12-18个月的存款利率提高至5%,比德意志银行高一倍,同时不得不大量使用欧洲央行的紧急流动性机制。爱尔兰的GDP占欧元区不到2%,但该国商业银行向欧洲央行的借款占欧元区的1/4。爱尔兰商业银行透过爱尔兰央行获得的紧急流动资金已达400亿欧元。

  银行业问题如此严重,投资者开始担心爱尔兰的银行被国有化,导致银行股大跌。目前看,救助并不能减少爱尔兰的债务,只是为债务融资。救助计划本身无法保证存款人不把存款转到欧元区其它成员国。有鉴于此,标准普尔将爱尔兰政府债务从AA降至AA-。风险从爱尔兰传递到了葡萄牙、西班牙。

  危机的传递

  葡萄牙的银行业尽管好于爱尔兰,但经济增长率极低,政府预算赤字庞大,市场开始预期葡萄牙最终将不得不走上爱尔兰那样被救助的道路。投资者担心葡萄牙无法对其4月和6月到期的95亿欧元债务进行融资,所以开始抛售葡萄牙国债和银行股,其国债收益率达到加入欧元区以来最高;银行股的股价更跌至17年来的新低。葡萄牙已到了十分关键的时候,市场认为它最终将不得不接受援助;但若葡萄牙接受救援,救援基金就会大量消耗,其救助其它国家的能力将大大削弱。

  西班牙的状况也很不乐观,若西班牙也需救助的话,情况将十分严峻。西班牙是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其国民生产总值比希腊、爱尔兰、葡萄牙三国的总和还大,而其公共部门加上私营部门的债务总量庞大。如西班牙债务状况恶化,其风险还将传染到意大利。

  从表面上看西班牙的情况比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要好一些。它的公共债务占GDP不到60%,低于欧盟的平均水平;它的大银行还很强大,跨国企业出口竞争力也较强;政府的紧缩措施也较可信赖,西班牙政府目标是将预算赤字从2009年占GDP11%降至2011年的6%。

  但西班牙既有爱尔兰的银行问题,也有希腊的竞争力问题及葡萄牙的低增长问题。西班牙的储蓄机构在房地产泡沫中有大量贷款,这些贷款形成的不良资产规模巨大,尽管到目前为止政府清理银行业的不良资产和拨备、撇账已超过700亿欧元,但银行业仍有大量不良资产尚未清理、拔备。其它银行也是债务缠身,仅未来四个月西班牙银行业就有300亿欧元债务到期。随着西班牙国债收益率上升,银行的融资成本也相应攀升,这又会削弱银行的盈利能力。由于净息差收窄,投资者担心银行业的盈利状况而抛售银行股。西班牙地方政府债务也很严重,十七个自治地区就占了西班牙公共开支的一半。除大型跨国企业外,西班牙中小型企业竞争力弱,过去两年已有约2600家房地产、建筑企业倒闭。西班牙劳工市场僵化,失业率达20%,私营部门负债率高,经济增长低迷。

  特别是由于实施紧缩,执政的社会党支持率下跌了11%,工会又举行大罢工,迫使政府推迟了本应进行的养老金改革及劳工市场改革,储蓄机构合并的进程也未如预期般进展理想。

  目前,西班牙的经常账赤字占GDP超过4%,需依赖海外融资。银行业严重依赖批发市场,成本较高,但占银行资产12%的储蓄机构已不能在批发市场融资。西班牙的银行体系未来二年每年要滚转1000亿欧元的债务,融资压力很大。由于批发市场融资成本高,使银行的盈利能力下降。如融资成本在这样的高位长期持续,西班牙银行业的偿付能力可能就岌岌可危了。

  要使投资者恢复信心,西班牙需进行大胆的结构改革,包括:清理银行、改革养老金制度、恢复企业竞争力、改革劳工市场,推动经济增长。降低债务的最好办法是增长,如经济停滞不前或萎缩,在融资成本上升的情况下,债务只会越清越多。

  欧元的前景最终取决于德国,但这次主权债危机死灰复燃能否扼制的关键却在西班牙。因其既是“大而不能倒”,又是“大而难救的国家”。因此,未来几个月西班牙国债的拍卖将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一旦利率过快上升,银行及其它企业的借贷成本也将随之上升,风险就会很快传染到法国、德国的银行。

  危机处理仍是头痛医头

  欧洲的主权债危机是欧元区的结构性矛盾引起的。一方面欧元区内部经济、社会不平衡:北欧出口、南欧进口,北欧储蓄、南欧借贷,北欧制造、南欧消费,北欧经常账盈余、南欧经常账赤字。另一方面是欧元本身的特点所带来的。欧元具有金本位的两个重要特征:固定汇率、不能印钞。在统一货币下,财政及银行监管并未统一。在固定汇率下,德国的实际有效汇率在下降,而希腊等竞争力弱的国家的实际有效汇率在上升,这加剧了南北欧的不平衡。不能印钞决定了债务不能货币化。

  解决欧洲主权债危机要从这二方面着手:解决欧元区内部不平衡;解决单一货币下的财政统一问题。但目前欧元成员国仍为主权国,在各国主权意识仍高的情况下,研究统一的欧元债将不失为一个重要策略。另外,为防风险传染,至少需要将欧洲金融稳定机制的基金规模在原来4400亿欧元的基础上翻番,在此基础上建立欧洲版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处理未来的成员国债务危机。

  但到目前为止,欧元区成员国在内部经济调整上并未达成共识,盈余国坚持要求赤字国承担全部调整责任,这只会加剧内部的不平衡。对于统一财政的举措,德、法两国均反对,所以欧盟峰会后只作了一个涉及修改《里斯本条约》136款的声明:“建议以欧元为官方货币的成员国建立一项稳定机制,在必要时启动以保障欧元系统的整体稳定性。在该机制下,采取任何金融救助行动前须经过严格的审核与批准程序”。

  这个声明显然体现了德国的意志,因为德国一直要求对条约进行修改,以便使政府参与救助希腊、爱尔兰的行为能在宪法法院裁决中取得合法地位。而现在的救助机制本质上违反了不得救助的条约规定,在法律上经不起挑战。另外,通过修改条约可使饱受债务困扰的欧元区成员国有序违约并使未来债务的私营部门债权人在个案基础上分担损失。因为救助计划本质上是让纳税人分担损失,那么让债权人同样分担损失也是有道理的,否则,纳税人形式上救的是不负责任的南欧国家,实际上救的是以银行为主的不负责任的债权人,这就蕴含了重大的政治和道德风险。因此,欧盟委员会负责内部市场的专员于2011年1月6日公布了明确的建议,“在2013年后的债务,破产银行的债权人可能须与纳税人一起分担损失”,即银行的优先债持有人将是最后一道防线,在纳税人的基金进行救助前,银行须先对债务投资进行减值准备。这是以银行破产的方法避免整个金融体系的崩溃。尽管救助方案在深化,但仍是头痛医头,只解决流动性问题,不解决偿付能力问题。市场盼望在2013年救助机制到期前,能有一个明确的永久机制,在2010年12月16-17日欧盟峰会后,显然已落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