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中国-网上金博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债券类 > 正文页

主办方

金融界网站

商务合作

  • 北京:010-58325374
  • 上海:021-50819999-6389
  • 深圳:0755-88394622
  • E-MAIL:lhzg@jrj.com.cn

新国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资金利用效率造成钱荒

  【编者按】金融界网站2012年隆重推出“领航中国——网上金博会”高端访谈系列,此项目是金融界网站精心打造的访谈类节目,专访金融机构重点业务线掌门人,剖析行业现状,展望未来发展。

  【专题】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创始人、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

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创始人、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

  【前言】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诚信国际”,英文简称“CCXI”)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批准设立,在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登记注册的中外合资信用评级机构。

  2006年4月13日,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诚信”,英文简称“CCX”)与全球著名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简称穆迪,Moody’s)签订协议,出让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49%的股权;2006年8月15日中国商务部正式批准股权收购协议,中诚信国际正式成为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成员。

  中国诚信(中诚信国际前身)自1992年成立以来,一直引领着我国信用评级行业的发展,创新开发了数十项信用评级业务,包括企业债券评级、短期融资券评级、中期票据评级、可转换债券评级、信贷企业评级、保险公司评级、信托产品评级、货币市场基金评级、资产证券化评级、公司治理评级等。近年来中诚信国际在信用评级业务方面完成了数项开创性评级业务和技术,新的评级业务和技术创新极大推动了中国评级市场的发展,提高了中国信用评级业的技术水平,市场占有量。

  工商企业评级业绩

  ○从1992年评级行业开始发展以来到目前,在所有的评级产品中,中诚信国际均保持各单项产品的累计市场份额第一

  ○在2005年以来的银行间融资产品评级市场份额一直保持第一

  ○客户品质高,在特大型中央企业信用评级的市场占有率居主导地位

  【嘉宾介绍】

  毛振华先生,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信用产业的主要创建者。

  毛振华先生于1992年创办中国最大的综合性信用服务机构和信息咨询机构——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并于1995-1998年出任香港海裕集团(上市公司)副董事长兼总裁。在此之前,毛振华先生曾先后在湖北省统计局、湖北省委政策研究室、海南省政府研究中心、国务院研究室等单位从事经济研究工作。

  毛振华先生还担任董辅礽经济科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

  毛振华先生拥有武汉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及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新国企沦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资金利用效率造成钱荒

  记者:那么目前其实我们可能是,虽然说现在对于以前的过度投资,现在可以看出它的作用是在衰减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前段时间发生所谓钱荒的时候,大家还是把希望寄于这个投资的进一步增加,您也说到在不缺钱的情况下发生了钱荒,那么像我们现在整个出口还有消费可能数据也都并不乐观,那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样再让我们的经济健康或者说顺利的发展呢?

  嘉宾:今年上半年还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居民收入增速下滑,这也是我们之前所没有预计到的。我们所谈到的向消费拉动经济转型,其核心是要有消费能力,而消费能力的核心就是劳动力报酬,中央也因此出台了很多政策来保证居民收入的稳定增长。但如果没有一些特定的政策约束,我们的宏观经济能否进行自行调整,仍是一个挑战。

  前段时间媒体都在转载“克强经济学”,一些外媒将其解释为“调存量、调结构、控总量”,但李克强总理对此并没有明确表态。近期国务院会议提出要把稳增长作为经济发展的一个核心内容,我个人是认同的。调结构需要在一个宽松的环境,或者说有一定回旋的空间进行。当经济处于下行通道时,企业经营就会陷入困境,调结构也就变成了破坏结构,是具有破坏性和危险性的。因此,只有在稳增长的前提下,结构调整才能够更加充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认为我们需要认真反思当前的经济政策——无论是稳增长、调结构、去产能还是压库存,很显然都是政府在使力。那么,这其中政府究竟要使多大力,应该在哪些方面使力,都需要有人来研究。在以往经验中,我们看到政府往往会在一些判断并不准确时就仓促出台政策,比如光伏产业。现在来看,整个光伏产业的投资方向都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个产业本身并没有那么大的市场需求做支撑,而且依赖于外国政府的补贴,但我们的产能却在拼命扩张。

  同时,我们还要反思一下我们过去扩投资的老路子。金融危机时期,市场需要注入更多的流动性,需要量化宽松的政策。扩大消费诚然可以,但老百姓工资增长和人们消费心理、消费偏好的改变也需要时间和过程的。相比之下,扩大投资的效果就更加快捷。不可避免地谈到“借道国企”,有人统计过,过去几年新增资金中约85%都供给给了国有企业,这其中不仅包括老国企,还有一些新国企,比如政府融资平台。资金通过国有企业再进入到社会领域中,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对于国有企业而言,其主营业务发展可能并不需要那么多资金,但因为这些钱需要偿付利息,企业就必须作出一些投资。事实上,大多数央企都直接或间接的进入到房地产市场,进而推高了市场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