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中国-网上金博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债券类 > 正文页

主办方

金融界网站

商务合作

  • 北京:010-58325374
  • 上海:021-50819999-6389
  • 深圳:0755-88394622
  • E-MAIL:lhzg@jrj.com.cn

量化宽松的政策效益已经出现失灵情况

  【编者按】金融界网站2012年隆重推出“领航中国——网上金博会”高端访谈系列,此项目是金融界网站精心打造的访谈类节目,专访金融机构重点业务线掌门人,剖析行业现状,展望未来发展。

  【专题】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创始人、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

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创始人、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

  【前言】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诚信国际”,英文简称“CCXI”)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批准设立,在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登记注册的中外合资信用评级机构。

  2006年4月13日,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诚信”,英文简称“CCX”)与全球著名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简称穆迪,Moody’s)签订协议,出让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49%的股权;2006年8月15日中国商务部正式批准股权收购协议,中诚信国际正式成为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成员。

  中国诚信(中诚信国际前身)自1992年成立以来,一直引领着我国信用评级行业的发展,创新开发了数十项信用评级业务,包括企业债券评级、短期融资券评级、中期票据评级、可转换债券评级、信贷企业评级、保险公司评级、信托产品评级、货币市场基金评级、资产证券化评级、公司治理评级等。近年来中诚信国际在信用评级业务方面完成了数项开创性评级业务和技术,新的评级业务和技术创新极大推动了中国评级市场的发展,提高了中国信用评级业的技术水平,市场占有量。

  工商企业评级业绩

  ○从1992年评级行业开始发展以来到目前,在所有的评级产品中,中诚信国际均保持各单项产品的累计市场份额第一

  ○在2005年以来的银行间融资产品评级市场份额一直保持第一

  ○客户品质高,在特大型中央企业信用评级的市场占有率居主导地位

  【嘉宾介绍】

  毛振华先生,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信用产业的主要创建者。

  毛振华先生于1992年创办中国最大的综合性信用服务机构和信息咨询机构——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并于1995-1998年出任香港海裕集团(上市公司)副董事长兼总裁。在此之前,毛振华先生曾先后在湖北省统计局、湖北省委政策研究室、海南省政府研究中心、国务院研究室等单位从事经济研究工作。

  毛振华先生还担任董辅礽经济科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

  毛振华先生拥有武汉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及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量化宽松的政策效益已经出现失灵情况

  记者:毛总在近些年来也是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更多的宏观研究上,同时也是人大经济研究所的所长,所以今天非常高兴请到您,跟我们大家一起来分析一下您对于中国经济危机形式以及这个未来发展趋势的一些观点,那最近我们可以看到其实经济领域发生的大事儿挺多的,有人认为就是说面对着目前一些经济数据的下滑,中国下半年经济形势其实是比较严峻的,但是也有人认为目前的这种稳增长,调结构的形势,是有利于中国以后目前的发展,那么您对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是怎么判断的呢?

  嘉宾:我认为对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可以从三个角度出发,首先是“现在发生了什么”,其次是“以前发生了什么”,最后是“将来还会发生什么”。从“现在”来看,今年上半年国内GDP增速并未如市场所期有所回升,GDP同比增速仅为7.6%,继续回落,我们也称之为“非预期性”下降。对于“现在”所发生的问题,我们也做了一些基础的调查和了解,很多制造业企业都反应,当前面临的一些情况和遇到的问题甚至比08、09年金融危机高峰时期更为严重。这也反映出国内经济运行本身遭遇了一些新的问题。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中央做出了一些政策调整,包括量化宽松、扩大投资、刺激消费等,以维持国内经济增长。这些政策在当时确实起到了很大作用,08、09年可以说是国内经济的一个顶峰,经济增速一度高达11.9%。但因为通货膨胀、房地产泡沫、流动性泛滥等问题,2010年中央逐步退出刺激政策。很显然,今年上半年,“扩大投资、量化宽松”已经不灵了,过去那套“把信贷放宽一点、投资搞猛一点”的经济刺激措施出现了效率递减,甚至逆转。其实也不是效果不好,只是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在今年上半年的数据中,有一个很重要,就是M2和GDP的比值。按照我们的预测,2013年国内M2和GDP的比值将会达到200%,也就是说,我们的M2存量将是GDP的两倍,而这一比值在2003年大概是150%左右。

  记者:就是我们的广义货币增长得太快了?

  嘉宾:是的。无论是从存量还是增量来看,当前国内货币供应量M2与GDP脱节的趋势都在不断加剧。M2加快了货币投放率,整个市场货币存量进一步放大。然而,就是在这种货币非常宽松,或者说是有史以来总量最为宽松的情况下,我们的市场居然还出现了“钱荒”。通常我们认为货币宽松会引发通货膨胀,但今年上半年PPI、CPI却呈现下行趋势,缺口逐步拉大。如果用今年上半年经济运行的结果来检测我们的宏观政策,基本上可以宣告2008年以来的“简单扩投资、量化宽松”这一套路,或者说这一政策效益已经开始出现失灵的情况,我们要用更长远的目光来分析今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