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研究:“货币乘数”缘何创新高

1评论 2017-06-05 10:51:56 来源:金融界网站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1、2017年以来,货币乘数持续上行是基础货币下降和M2增速下行不及基础货币共同作用的结果。货币乘数一般具有货币政策的“顺周期性”,宽松的货币政策往往会引起货币派生增加进而带来货币乘数上升,紧缩的货币政策会通过抑制M2增速进而造成货币乘数下降,也就是说,在基础货币增速保持相对稳定的情况下,货币乘数一般会跟随货币政策松紧引起的M2增速的升降而同势变化。2017年以来,货币乘数却在“金融去杠杆”和货币政策“稳健偏紧”的背景下出现了逆势上行,主要原因是:1)基础货币大幅下降;2)M2增速下行不及基础货币。

  2、通过对基础货币B进行拆解可以发现,外汇占款下降和政府存款增加是导致基础货币收缩的根本原因,二者合计的贡献率高达77%。同时,我们还对影响广义货币M2的因素进行了深度拆解,对比后发现,企业中长期贷款、房地产、企业短期贷款和银行自营非标,以及外汇占款、企业债券和票据融资这7个科目是决定M2变动最重要的因素,其中前四个因素对M2产生正向影响,后三个因素均在不同程度上“拖累”M2增长。单项看,企业中长期贷款、房地产和企业短期贷款,以及票据融资和企业债券这5项是影响M2的核心因子,尤其是中长期贷款和房地产,它们对M2变动的贡献率分别高达70%和36%,其他三个因子对M2变动的贡献率也在20%以上。

  3、通过拆解M2还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如2017年以来,银行的企业债券和票据融资均出现了较大幅度下行,但银行自营非标却快速增长。这与2016年三季度开启的“金融去杠杆”和随后的“债市调整”具有密切关系,银行在面临缩表压力和MPA监管下倾向于减少对企业债券的投资和对中小企业的票据融资,而且从去年8月以来,已经累计超过4500亿企业债券被取消或推迟发行,这说明金融去杠杆和债市调整已经开始影响到了实体经济。同时,金融去杠杆和强监管也在不断推升银行资金成本,在难以通过传统信贷完全转嫁成本时(一季度一般贷款平均利率上行了19BP,但SHIBOR3M上行了118BP),银行具有做大非标的内在需求。

  4、向后看,虽然外汇占款对基础货币B的拖累仍将发挥作用,但随着房地产销售继续下行、金融去杠杆对实体经济融资的冲击持续加大以及MPA等监管政策对银行自营非标的限制,M2增速料将仍有下行空间,相应地,货币乘数也可能会随之下行。

关键词阅读:货币乘数 货币政策 表压力 基础货币 创新高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