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危机:美国次贷危机中“大空头”们赚得盆满钵满

1评论 2018-10-05 10:50:54 来源:债券圈 作者:衣公子的剑 打板族爽了!

  “你们是要买下美国政府吗?”1998年,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在得知旅行者集团将和花旗集团合并时这样说。

  电话另一边,桑迪·威尔(Sanford Weill)和杰米·戴蒙(Jamie Dimon)微笑不语,这扬眉吐气的一刻他们已然等待太久。13年前,由于在美国运通的政治斗争中不敌另一位传奇选手郭士纳,威尔和戴蒙师徒折辱出走,经过十余载的忍辱负重、阴谋诡计、运筹帷幄。新花旗,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一家集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共同基金、证券交易等诸多金融服务业务于一身的金融集团。

  前无古人。他们又回到了纽约,来到了熟悉的华尔街,站在了新的巅峰。

1

  这已经是俞敏洪第三次申请美国签证了。还是因为移民倾向,被拒。退而求其次,俞老师建立新东方,亲自讲课。他的北大的学弟渔阳就坐在台下,眼神里是那一代中国学子对于美国的想象。

  不久后渔阳对于美国的向往就变得更具体——去美国效率最高、人才最多、入职最难、挣钱最豪的华尔街。

  而且要去华尔街最核心、最发挥价值的岗位。

  陈老总说过:“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可立功受奖的都是解放军战士。中央军委的新年嘉奖令上写得明白:解放军指战员,每人慰问一斤猪肉,五包香烟;支前群众,每人一包香烟。

  渔阳想当个战士,领一斤猪肉,五包香烟。

  隔着距离观察,常感慨美国和中国多么不一样;近距离体会,愈发觉得,人性总是相似。

  UC伯克利大学(UC Berkley)的金融工程,威震武林。学费昂贵,讲台上站的又是本系头牌、曾经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有力竞争者、“二叉树期权定价理论”的发明人鲁宾斯坦。即使如此,学生心里敞亮,这门为期一年的学位,本就是迈进华尔街的敲门砖。很多学生大着胆子不来上课。鲁教授的方法你我都很熟悉:课堂测试,计入期末成绩。

  最后一堂课前,鲁教授提醒:下堂课一定测试。毫无疑问,所有学生都来了,课堂做得满满当当。可是直到下课,鲁教授也没提测试的事。同学们拦住了准备下课的鲁教授,控诉资本主义学术权威言而无信。

  鲁老一脸阴险,嘿嘿一笑“The last promise ,is the only one you can break.”(最后一个承诺,是唯一可以不遵守的承诺)。

  带着这振聋发聩的告诫,渔阳回到了复杂叵测的华尔街。已经先后完成北大数学、密歇根大学计算机、UC伯克利大学金融工程学业的渔阳已经是横跨数学、计算机、金融的通才,顺利坐进了高盛(Goldman Sachs)投行策略部的办公室。

  2005年是华尔街的丰收之年。

  华尔街奖金分配极度不平衡,领导拿得撑死,底层拿得只撑不死,实习生负责鼓掌。美国人有在年会调侃领导和公司文化的传统。几个新入职的小伙子,编排了一个“高盛秃发精”的小品——小品里,小伙子怎么努力都升不了职,后来用了高盛牌秃发精,茂密头发变秃顶,立刻赢得赏识,步步高(行情002251,诊股)升。高盛老大保尔森和太子Lloyd Blankfein头皮锃亮,是著名的“一毛不拔”。保尔森哈哈大笑地站起来,举杯高呼“高盛牌秃发精就是好”。

  觥筹交错间,渔阳环顾自周,高盛的牛人实在太多,到处都是学历出众、口才了得、外表光鲜之辈。

  能进高盛策略部绝对是人中翘楚,但是渔阳不想在策略部当参谋,就是认定了想当飞行员,翱翔天际。可在这讲究资历和侃功的高盛,人精扎堆,带着中国口音的自己何时才能能够成为交易员?

  大到时代变迁,小到个人命运,谁能预测转机和危机,及时只有一步之遥。

  同席,众星捧月的高盛老大保尔森,也将在几个月后辞别高盛,远赴华盛顿DC,出任美国财政部长。上任伊始,就和一场史无前例的危机迎面相遇,伴随着那个时代所有的卑劣、计谋、取舍和妥协,被写进史册。

2

  最终,杨宇翔还是因为入不敷出,强行搬进了渔阳在纽约的的公寓。在那抵足而眠的悠悠岁月里,两人和同一时代的留学年轻人一样彻夜长谈、忧国忧民。只是杨宇翔每周末都会目送渔阳登上唐人街的“发财巴士”,等这位数学系毕业的数字奇才从大西洋(行情600558,诊股)城的赌桌上带回两口袋的绿色美元

  青春苦短。

  在赌场完成“华尔街预科”后,渔阳已经下定决心,离开高盛。接受鲁西银行的offer,坐上市政债券交易员的战席,立刻开始自己梦寐以求的交易员生涯。

  四台平板显示器成弧状从前方将渔阳包围,各色闪烁跳动的数据、图线扑面而至,令人有置身星球大战指挥中心的幻觉。

  时间也来到了2006年。

  主导华尔街的是“贪婪”。当年最时髦的是次级贷款、信用衍生产品、奇异利率产品。投资者都在挖空心思争取高一点的回报,各路衍生产品大行其道,典型如包装好的杠杆投资工具,比如CDS、CDX、CDXIG。

  CDS(credit default swap),本质是一种保险(insurance)——甲方支付保费,标的资产如果违约,乙方赔偿损失。只不过如果以“保险(insurance)”命名,就会受到针对保险产品的严格监管,因此把名字“金融创新”为“互换(Swap)”。CDS的初衷是摊分风险——原本违约风险只由贷款发放人承担;现在经由创设的金融产品各色投资人在获取收益的同时,一起分担风险。逐利的动机很快催生出投机的艺术,为迎合需求,华尔街开发出CDX、CDXIG,保险标的变为一揽子CDS指数。由于房价一直涨,风险没有演化成损失,保费越来越低,规模越来越大……

  音乐已经响起,谁好意思停止舞蹈呢?大家都在跳舞,难道我一个人傻乎乎地站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的市场,沉醉在表面的繁荣中,难以自拔,错误地把“没有发生损失”当成了“没有风险”。

  交易员的世界黑话连篇,电话那头冲着渔阳喊:

  Hi,this is Chris .We arefifty-five fifty with a client on five million Salt fives of thirty-five. Clear.”(嗨,这是克里斯。我们五十五,五十,和一个客户关于五百万咸盐,五和三十五,清楚。)

  渔阳明白,这位社会人的意思是:

  关于500万亚利桑那州咸水河工程债券,票面利率5%,到期时间2035年,我们买方出价4.55%收益率,客户卖方报价4.50%收益率,双方均不让价。”

  渔阳用脑袋和肩膀夹着电话,对华尔街的不可一世无可奈何。不经意地抬眼一蔑,在彭博终端里见到一幕幕异常的新闻。

  2007年年初,汇丰银行为名下次贷资产减记105亿美元减值损失;3月美国第二大次贷发放人新世纪金融破产。

  幻想总有惯性。繁荣的溃败并非一步到位,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一道缝,又关上了。世人揉揉眼睛,肯定是眼花了。繁华盛世哪里来的危言耸听,一个早上订单的电话没有停过。

  次贷资产的问题很快被一连串杠杆收购的热情所掩盖。

  年初,刚成立的中国主权基金中投公司首度出击,以30亿美元买下黑石9.4%股权。同时,黑石以390亿美元的杠杆收购,从“地产巴菲特”泽尔(Sam Zell),手中接手拥有众多大城市黄金地段商用楼盘的EOP地产。还是在同时,泽尔以83亿美元收购收购了旗下拥有《芝加哥论坛报》和《洛杉矶时报》的论坛媒体集团(Tribune Co.)。

  投委会上,每个人都信心满满,但是大家想得不够细,玩了一辈子融资、玩了一辈子地产、玩了一辈子新闻的大佬怎么突然纷纷出售自己的主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论坛集团经营不善破产,黑石接盘美国地产顶点,中投对于黑石的投资损失超过4/5。

  资本市场妖风四起,路人纷纷打个激灵。

  都言,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这一天,花朵凋谢了。Amaranth语出希腊语,原意为"永不凋零的花朵"。

  Amaranth基金的Brian Hunter专注天然气投资,多年来所向披靡,短短几年,把基金净值扩展到90亿美元。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摧残墨西哥湾油田,天然气价格猛涨。Amaranth提前押对赌注,收获颇丰,堪称天然气经典一战。

  Amaranth的花枝招展,绝非赌博的侥幸,而是严格执行“在对冲控制风险的前提下,放大杠杆”的策略。但是在这一年下注错误后,Hunter没有及时止损,竟然不断地押上更大的赌注,妄图利用自己庞大的体量,扭转市场。闻到血腥味金融秃鹫蜂拥而至,看准时机疯狂在Hunter对面下注。最终Amaranth投降认输,破产清算。华尔街上永不凋谢的花朵,在寒风中缓缓飘落。

  华尔街诡异的空气已经越来越浓。

  3月渔阳收到鲁西银行风险控制部门的加急电邮。

  黑名单更新:贝尔斯登,限制交易。

3

  就在花旗攀达顶峰的时候,威尔亲手解雇了戴蒙。

  整整十六年了。当年戴蒙哈佛MBA毕业后就跟着威尔,期间经历了被运通公司放逐,一无所有,再到东山再起,登上巅峰。威尔和戴蒙名为师徒,情同父子。

  这一次戴蒙又跌到了谷底,曾经的恩师亲自一脚把自己踹下来。戴蒙抬头最后看了一眼,噙着眼泪,咬着牙往前走。

  戴蒙拒绝了亚马逊、喜达屋和伯克利银行的邀请,在美国第一银行,重整旗鼓。2004年1月,摩根大通以580亿美元收购业绩屡创新高的美一银行,新摩根总资产1.1万亿美元,规模仅次于花旗集团。这580亿美元的真金白银,与其说是买银行,不如说只是为了买一个人。戴蒙的新身份是摩根大通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曾经,威尔和戴蒙打造新花旗,最大的风光就是打破了摩根家族对于华尔街的统治。如今,戴蒙已经易了戎装,站在摩根战舰的指挥室里,放眼望去,都是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而威尔早已退休。戴蒙曾经的政治对手普林斯(Prince)接班。后者昏聩地在次贷资产中涉入太深,乱世刚刚开始,身为第一大国的花旗已经没了指点江山的气力。普林斯自己也被黯然赶下帅位。

  终于走到了舞台中央,可是曾经的对手却早早不在。是喜是悲,戴蒙面无表情,全世界还等着欣赏他一个人的表演。

  由于房贷资产的贬值,贝尔斯登的杠杆率已经来到100倍以上。1块钱的本金支撑着100块钱的资产。只要账面资产再贬值1%,贝尔斯登就会资不抵债。世界的银行都是负债经营。华尔街最流行的同业融资方式简单粗暴:贝尔斯登拿出资产做抵押,向同业机构借款,获得资金继续做自己的生意。

  贵为全美前五大投资银行之一,贝尔斯登总能在市场上借到又便宜又到帐快的钱。可是如今贝尔斯登交易员的在电话听到的回复都是“sorry,房贷资产做抵押品的借款,我们不做”,“sorry,贝尔斯登随时可能资不抵债,我们不能借钱给你”……可是,之前的借款陆续到了还款日。我靠,拿什么还钱啊?借不进新钱,那卖资产呗,可是市场开始觉得房贷资产是问题资产了,卖不掉!而且贝尔斯登的规模太大了,如果他手里的资产拿到市场上卖,卖单太多,可以把价格砸出一个自由落体。完了。。。完了。。。

  贝尔斯登作为全美第五大投行,如果倒闭、清算,亏损和资金断裂会蔓延到全美国金融机构和一大部分实体企业,引发倒闭潮、失业潮。美联储压力很大,尽管第一时间准备了一份250亿美元贷款支持,但是对比贝尔斯登的千亿规模,显然远远不足以恢复市场对它的信心,无法让金融机构愿意恢复和他拆借交易。

  必须为贝尔斯登找一家实力强大、足够恢复信心的买主。而且就是这个周末。

  弗拉沃斯私募基金(J.C. Flowers)来到了谈判的会议室,礼貌得体,逢人就点头握手,“久仰久仰”。开出报价也算诚意满满,30亿美元换取贝尔斯登90%股权。

  摩根大通也来了。归来的戴蒙已是一头银丝,微微致意后便沉稳落座。助手递过来的材料清清楚楚:2.4亿美元买下整个贝尔斯登。会议室里大家纷纷说笑,摩根大通的研究员也太粗心了,是不是少印了一个0?

  就2.4亿。爱卖不卖。

  戴蒙心里敞亮,几十亿美元的出资根本于事无补,贝尔斯登现在最需要的是信心。名不见经传的弗拉沃斯基金拉来几个土豪坐镇,就想恢复市场信心?休想。

  52岁的戴蒙坐在那里,神似一只历经杀戮终称王的雄狮。狮口一开,都是极端苛刻的条件,比如针对贝尔斯登账上流动性最差的300亿美元资产,摩根大通最多承担10亿美元的亏损,其余的由美联储提供融资和担保。

  在戴蒙的这份合约里贝尔斯登每股价值仅仅2美元,而仅仅一个月前贝尔斯登每股还高达90多美元。带着98%的折扣,贝尔斯登走向狮子的怀抱。在和摩根大通签字的那刻,贝尔斯登总裁施瓦兹(Alan Schwartz)会想起什么?是杜克大学求学时候的悠悠下午,是初入投行时的的彻夜加班,还是当年某人离开时候不曾远送?

  渔阳所在的鲁西银行就在第一时间把贝尔斯登列在了交易黑名单上。

  渔阳在交易笔记里写道“乱世买黄金,盛世兴收藏”。在收藏上,投资者先是追捧珍贵的瓷器、书画,等到市场形成预期,又进一步追逐邮票、钱币,直到把锅碗瓢盆都当成宝贝。

  交易的规律也是人性的规律。比如中国的房子,当房子值得投资成为预期。先是追高北京、上海房价,毕竟高校、医疗、就业的优质资源都在这,价值有支撑。随后,杭州、苏州的房子也走高。再往后连嘉兴、绍兴的环圈,也被当成了投资品。毕竟房子永远涨嘛。可是等到投资预期和流动性退潮的那一天,风险的暴露也有自己的顺序。

  退潮的时候,锅碗瓢盆是最先被扔掉的。比如最近某中部城市省会房价直降2000,比如某著名开发商在四线城市七折出售,再比如某几个三线城市去年还是一房难求,今年加起来已经有几十块土地流拍。行业龙头给自己员工开会告诫“活下去”也是鼓励给整个行业打气。毕竟自己提前准备了将近2000亿的现金。大家一定坚持住活下去哦,活不下去的可以卖给他,但是记得打98折还要包邮哦,亲。

4

  房贷资产问题最严重的贝尔斯登最先露出了水面,只脱离流动性几天时间就彻底结束了生命。所有分析师开始翻阅各家银行的报表。找到了下一家,房贷资产比例明显高出众人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2008年9月11日,早晨,渔阳的黑莓手机里收到加急电邮。

  黑名单更新:雷曼兄弟公司,限制交易。

  就在七年前,同一天。2001年9月11日,两架飞机撞击纽约世贸大楼。位于世贸中心的雷曼总部,损失惨重,但也死里逃生。

  七年后的同一天,雷曼股价落到4每元以下,再次来到生死存亡的时刻。

  2007年底雷曼资产总值约7000亿美元,减去各种负债后的公司净值约200亿美元,杠杆率35倍。2008年上半年雷曼的房贷类资产问题逐步曝光,损失可能达百亿美元,公司蚀了本钱,变成100亿美元净值支撑6900亿美元资产,杠杆率骤然冲高到近70倍。

  和贝尔斯登一样,雷曼该卖身了。

  远在东亚的韩国产业银行(Korea Development Bank, KDB)愿意注资雷曼。消息一出,股价企稳。

  KDB的老总以前是雷曼韩国分公司的负责人,对老东家颇有感情。据说KDB愿出26美元一股,而雷曼方面坚持28美元。雷曼掌门福尔德(Dick Fuld)确实不愿“贱卖”,毕竟雷曼相当会赚钱,2007年利润高达42亿美元。但这正是流动性的可怕——当空气枯竭的时候,你展示八块腹肌还有什么用。

  这笔拖而不决的交易终于拖出了问题。9月7日,美国政府忽然宣布接管两房,在它们的资本结构(capital structure)中横插进2000亿美元优先股投资。

  第二天,韩国金融监管机构就以东方人的委婉方式表达了意见:“KDB应以极为谨慎的态度对待注资雷曼问题。”随即KDB就发表声明,终止与雷曼的谈判。

  雷曼股价应声大跌。更致命的是,没有人和雷曼拆借了,流动性马上就断。

  环顾四周,高盛、花旗自身难保,且投行业务本是强项,没有合并雷曼的需求。摩根大通刚吃了贝尔斯登,不会对情况相似的雷曼有兴趣。

  相亲的对象只剩下两家,商业银行出生、相对简朴老实的美国银行,和来自大不列颠的巴克莱银行

  2008年9月中间的那个周末,对星球上很多人来说只是个普通的假期。但是却是雷曼的生死存亡之秋。

  在这之前,美国银行和美林已经眉来眼去很久了。美林看了看自己账面上的房贷资产,心里清楚,如果美国银行买下雷曼。金融秃鹫的下一个做空目标就是自己。美国银行也是旧情难忘,在谈判桌上正襟危坐和雷曼谈,但总是瞄向美林。

  事不宜迟。美林凑上了自己的娇躯,接过了美国银行在桌底递过来的房卡。

  得知美林和美国银行的好事,财政部长保尔森大喜,命令双方不要犹豫,一定要完成这单并购。

  那个周末保尔森把所有华尔街巨头的高管招集到美联储大楼。做两件事,第一,效法1998年LTCM危机,让华尔街成立救援团(consortium)把雷曼的问题资产买下来,再由收购人购买雷曼剩下的资产。第二,敲定收购雷曼的交易。

  高盛敢拆老领导的台吗?援救团的事出奇地顺利。眼看雷曼就要得救,并购案却卡在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节上:巴克莱是家英国银行。原来依据英国监管法规,并购案需经股东大会投票通过才算数

  这与美国法规并无二致,但下面一条却很要命:在此之前,巴克莱不能担保雷曼的交易,因为这将构成“实质性并购”。股东投票最快也要几天时间,这期间雷曼还得开门营业,如果投资者继续撤资,雷曼很可能撑不到并购案过关就会因为交易无法结算而破产。

  曾经,保尔森劝说福尔德时,后者回复“我执掌雷曼的时间比你执掌高盛还长”,有人说是因为福尔德一贯的傲慢,彻底激怒了保尔森。也有人说,保尔森就是想杀鸡儆猴,给贪婪的华尔街一个教训。总之,保尔森很早就明确表态,别想政府为雷曼买单。

  保尔森要英国监管机构豁免有关规定,英国佬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们自己金融体系里麻烦事已经够多了,为救个美国投行开后门?没门!

  巴克莱还想劝说美国政府改变主意,然而保尔森态度十分坚决。

  走出美联储大厦的时候,年入千万美金的戴蒙们发现自己白耗一个周末,“都说自己是F**ing社会精英,怎么就没人TMD提前问问英国佬到底买不买??”

  命运已经无法改变。158岁的雷曼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周末过后的第一天,第七大道停满了电视转播车,记者们架起了长枪短跑。陆陆续续有人抱着纸箱低头离开。大时代下,小人物随波逐流,遭遇起起伏伏,像涟漪一样,从华尔街播散向全世界。

  从那一刻开始,次贷危机上升为金融危机。

  所谓次贷危机,无非就是次级信用人不还房贷了。处理也简单,贷款发放人收回房屋拍卖抵债,如果资不抵债,放贷人承受损失,重则破产倒闭。波及范围到此为止。

  但是,受惠于华尔街的金融创新。贷款发放人早早地就把次级贷款打包成金融产品,再由投资银行分销给全世界的投资人。回笼的资金,继续用于生产次贷贷款资产,规模越来越大。

  既然有利可图,华尔街陆续在此基础上进行衍生创新,CDS、CDX、CDXIG好似为风险上了保险。既然有保险,当然要放开干啊。于是参与的资金越来越多。次级信用人都纳闷了,怎么钱那么好借,利率又那么低?是美利坚提前实现共产主义了吗。。。

  果不其然,雷曼之后,CDS的最大提供者、美国最大保险公司AIG陷入困局。雷曼破产清算导致危机扩散,让保尔森付出巨大代价。这一次,美国政府再也不能犹豫了,All in干预市场,用真金白银接管AIG,再用真金白银刺激市场。97年亚洲金融危机,西方猛批某些国家干预自由市场,现在也顾不上了,英国率先下令禁止做空,美国马上跟进。哪有什么东西方差异啊,大家都是嘴上谈着主义,心里想着生意。

  着一切都无法阻止,危机已经从次级房贷蔓延到了整个金融系统,再由美国扩展到全球。

5

  ROE是衡量一家公司和一门生意业绩最好的指标之一。渔阳在交易笔记里用经典的杜邦方程式分析华尔街的游戏,令人耳目一新。

  RoE=净利润/股东权益=净利润/销售收入 × 销售收入/总资产 × 总资产/股东权益

  =销售利润率×资产周转速度×财务杠杆比率

  对应之下,提高公司业务/生意效率的有三个方法:

  (1)销售利润率模式,又称“微软模式”。微软的一份软件成本很低,但是卖得很贵,毛利很高。当次贷资产刚被创设出来,由于行业供给少,收益很高,风险控制又严,因此单笔资产收益可观。

  (2)资产周转速度模式,又称“沃尔玛模式”。薄利多销,每件商品收益不多,但是周转快,所有的销售加起来,收益可观。由于次贷资产的高收益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参与,单笔资产的利润率下降。华尔街开发金融产品,把产生的次贷资产包装成资产证券化产品,销售后,资金回笼给全国金融公司、新世纪金融等次贷发放企业。后者再把回笼的资金以流水线的方式迅速发放出去,形成新的资产,薄利多销,总体收益依旧可观。

  (3)财务杠杆比率模式,又称“华尔街模式”。产品的收益率已经不高,可能只有5%,但是历史上没有发生风险事件,于是投资银行、私募基金以自己的名义去市场借成本3%的资金。出1块钱,借19块钱,20倍的杠杆。动手算一算,收益率可以到达惊人的43%。

  当业务模式进行到“华尔街模式”的时候,众人已然眼花缭乱,利令智昏。

  商业社会看似庞杂,但是背后都有简单而直观的规律。次贷危机如此,每一种生意的兴衰也是如此。

  渔阳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思考,整理成书,取名《乱世华尔街》。多年之后,曾经的室友杨宇翔已经身为平安证券董事长兼CEO,依然在拿到初稿的第一时间,抽出5个小时一口气读完。

  同样用5个小时不间断读完这本书的,还有大学时候的衣公子。记得在那间朝南的宿舍阖上最后一页,已是凌晨4点。我走到阳台,迎着夏日的晚风,感受这个时代的浩大和疯狂。胸中隐隐有了剑意。

  那时候衣公子暗暗立下两个志向,一是要去最好的金融机构,二是将来也要像渔阳前辈一样,以深入浅出的手笔,用故事和经历的形式,为大家展现商业世界的瑰奇和野蛮、伟大和贪婪。

6

  2008年11月,伊丽莎白女王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访问,质问在座学者,“这次危机为什么没有人预测到?”

  LSE在学术上有过哈耶克,在实战上有索罗斯。但是对于女王的提问,大家更多的是无言以对。

  经济实在是一个过于庞大而复杂的系统。

  在美国次贷危机中,提前做空美国次贷资产的“大空头”们赚得盆满钵满。其中最大的收获者是Paulson &;; Co.的老板John Paulson,一役大约斩获200亿美元。他的投资过程也被后人啧啧称奇。一天,他的老同学,Paolo Pellegrini带着一张图找来找他。图非常简单,只有两条线,一条是房价走势,一条是剔除通胀后的房价走势。

  Pellegrini 发现,在 1975 年到 2000 年,剔除通胀之后,房价年度增长只有 1.4%,但在接下来的五年,每年的涨幅却在 7%,如果重新回到趋势线,房价可能的调整幅度最大可以到 40%。

  在做空美国房贷资产暴得大名后,John Paulson把这张图打印出来,挂在了办公室。

  很多人简单地传颂,John Paulson就是凭借着一张图决心做空美国市场。甚至嘲讽别的金融人士,这么简单的图,大家都看过,为什么你们没有分析出来?

  这其实是非常片面的一种论断。简单来说,2009年你可以拿到中国的房价走势图,得到比John Paulson看到的到更离谱的结论。但是如果你在2009年根据这个结论来做空中国房地产市场,你会错过什么?

  站在今天回望历史,指点江山,总是清晰明确;难的是站在今天预测明天。

  参考资料:

  《乱世华尔街》渔阳,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

关键词阅读:重温危机,亲历次贷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你一直搞不懂的债券价格和收益率 这下懂了!

2017-10-24 07:21:33来源:路财主

一心堂6亿可转债今上会 年内央视曝光黑走医保救命钱

2018-10-23 08:21:46来源:中国经济网

严监管下的ABS产品需求及交易结构解析

2018-03-19 08:32:32来源:中金固收研究

移动游戏产业链研究

2017-11-09 16:27:35来源:联合债券面对面

连续第三个交易日净投放 央行今日净投放1200亿

2018-10-23 09:17:08来源:金融界债券

安信资管张亚非:债市配置价值持续凸显

2018-10-23 01:48:28来源:中国证券报

央行公开市场今日净投放300亿 本周3700亿逆回购到期

2018-05-28 09:17:17来源:金融界债券

2018年10月23日债券交易提示

2018-10-23 10:45:44来源:中国债券信息网

中城建曝出第15次债券违约 公司回复称正在资产重组

2018-07-18 08:26:03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2018年前三季度债券市场违约概况

2018-10-23 08:05:31来源:新世纪评级

“债牛”核心逻辑仍然牢固 主要担忧供给和通胀

2018-09-08 09:07:28来源:中国证券报

以史为鉴 利率上升到多少会引起股市波动

2018-02-18 10:21:22来源:明晰笔谈

债市下行概率和空间不断降低 四季度不必过度悲观

2018-09-26 11:48:07来源:期货日报

违约事件密集爆发 信用风险加速分化

2018-10-23 08:07:31来源:中诚信国际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