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债违约花样翻新

1评论 2020-01-19 11:59:26 来源:天津网 作者:刘子安 游资亲授打板神技

信用债违约花样翻新

  2019年新增违约发行人涉及的违约原因中公司治理问题更为突出,从外部环境影响来看,部分企业受到了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和行业景气度下行影响导致经营能力恶化、盈利能力下降。

  “11超日债”2014年的违约打破了我国信用债市场的刚性兑付,此后每年违约案例和违约金额总体呈现上升的趋势。Wind统计显示,2019年信用债市场新增实质违约发行人共42家,较2018年减少2家;违约债券169只,较2018年增加53只;违约债券涉及总金额1535亿元,较2018年增加364亿元。

  从2014年第一只违约信用债算起,截至2019年年底,信用债累计实质违约的发行人共117家,确认违约的债券共369只,违约金额3440亿元。

  2019年新增违约的42家发行人中共有35家为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确认违约债券共160只,债券总违约金额1393亿元。民营企业违约情况较高,一方面是由于2019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仍存,多数民营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难以改善,信用债发行人盈利增长持续承压;另一方面是由于流动性分层向实体经济的传导加剧了部分民企的资金链紧张,违约风险持续暴露。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信用债信用风险事件除常见的未按时兑付、触发交叉违约和技术性违约等方式外,还出现了债券展期、劝退回售和场外兑付等新的形式,可谓花样百出。

  2019年,债券兑付展期事件明显增多,债券兑付展期对于债券市场来说有利有弊。一方面,展期可以为债券发行人争取时间缓解暂时性的流动性压力;但另一方面,对于经营状况及现金流已经严重恶化的发行人来说,展期只是暂时性地延缓其信用风险暴露的时间,短期内发行人资金情况和偿债能力很难有实质性改善。

  部分信用债发行人在债券展期后最终实际兑付情况仍不理想。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展期后又发生违约的债券共23只,涉及发行人14家,其中9家为新增违约主体,5家为已违约主体,例如河南众品食业、北讯集团、庞大汽贸、大连天宝、大富配天和金洲慈航(行情000587,诊股)等公司均在债券展期后又发生违约。

  除了将兑付时间延迟外,还有发行

  人通过改变需兑付资金规模和兑付场所试图避免发生实质性违约。2019年4月,海航集团与债券持有人达成一致,撤销“16海空01”的全部回售申请,并且该期债券回售资金不通过中国结算深圳分公司派发,海航集团自行安排兑付;金洲慈航经与债券持有人协商,撤回“17金洲01”大约80%的回售申报,将未撤回部分回售资金延期。

  场外兑付通常是由发行人自行划转对债券进行兑付,在商定场外兑付协议后,债券将会被注销,而此后债券的兑付情况也就不再向市场进行公开,债券实际兑付情况存在未知性。例如三胞集团在债券到期后仅兑付了个人投资者部分,而机构投资者通过协商解决,即三胞集团自行在场外支付机构投资者部分。实际上,场外兑付也可以被认为是发行人与债券持有人协商后的“展期”行为。

  总体来看,无论是债券展期、劝退回售还是场外兑付都属于变相推迟兑付期限的行为。对短期流动性暂时性承压的发行人来说不失为一种延缓资金压力的方式,但是对于债务压力大且流动性差的企业来说,仅是推迟了违约风险爆发的时间。这些花样翻新的手段总体上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不规范操作,如与投资者未达成一致,发行人便单方面宣布兑付展期的行为,事实上已经反映出发行人的偿债能力或偿债意愿出现问题。

  从违约的原因看,2019年新增的违约主体中的大部分都存在公司治理问题,首要是公司管理层及实际控制人风险,主要包括公司管理体系存在漏洞、高管频繁变更或不履职、股东间出现内斗或争夺股权、实际控制人利用自身权力侵占公司利益、因个人违法违规行为被起诉或逮捕等情形。

  股权或资产冻结质押风险,个别发债公司因股东或子公司发生债务违约,自身股权或所持有的股权被质押。股权质押或资产冻结往往面临着控股权发生变更的问题,2019年的新增违约企业有超过60%的违约主体存在股权或资产质押冻结比例过高的问题。

  信息披露违规风险,发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如信息披露不及时、信息披露不真实准确以及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其他监管部门责令整改。例如秋林集团未对关联交易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康得新财报信息披露真实性问题,海航集团和精功集团年报信息披露不及时等。

  担保及关联方风险,主要来自于发行人的关联方及被担保人是否能及时偿还账款或债务。若关联方或被担保方不能到期偿付,一方面会导致发行人的或有债务转变为实际负债,加重债务负担;另一方面会占用发行人资产或货币资金,若规模较大则严重影响发行人资金流动性。

  2019年共14家信用债发行公司被法院受理破产申请,但破产企业的债券违约后回收率并不乐观。截至2019年年底,进入破产程序债券发行人已达到30家,其中2014年至2017年每年仅有1家至2家,2018年增至10家,2019年增至14家。

关键词阅读:债市场 债发行 违约风险 信用风险 发行人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任泽平:抗击疫情如何破解资金空转?搭建新的货币传导管道

2020-02-26 08:47:55来源:金融界债券

春节后转债发行节奏放缓 再融资“替代效应”初显

2020-02-26 12:05:05来源:中国证券报

国债期货市场逐渐成熟 期货市场将再迎大规模扩容

2020-02-26 12:07:01来源:证券日报

信用债一级市场全靠“抢” 地产和AA城投债受追捧

2020-02-26 12:05:55来源:上海证券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