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银行频道 > 理财观察 >第215期:多地清查财政违规担保函和承诺函

观理财万象 察事件真相

清查财政违规担保函和承诺

   近日,部分金融机构收到来自贵州地方财政局的函,要回收财政为方便部分企业融资时出具的承诺函。同样是贵州地区,部分地级市下发了要求开展财政性违规出具担保函和承诺函的自查自纠工作。

   据了解,由财政部督促地方财政厅开展此类自查自纠活动早就存在。如今年3月份,福建财政厅曾组织过对全省地方财政违规出具担保函或承诺函的自查自纠行动。贵州此轮清查之所以引起各方关注,在于地方财政要求“撤回”承诺函的举动。有评论认为地方财政单方面要求撤回,有违规之嫌。 【往期回顾】  

理财观察

【基本情况】并非个案

财政部门出具承诺函本身就已违规

9月末、10月初,贵州多地发文要求清查财政性违规出具担保函和承诺函的自查自纠工作,部分地方已经向相关金融机构下发了“撤销函”或“作废函”。 ……[详细]

贵州省财政厅对于正安县等几个地方没有约束住

《正安县财政局关于出具承诺函作废的声明》中称:“我局向贵司(远东租赁有限公司,编者注)出具的《关于正安县人民医院银行委托贷款项目的配套资金的承诺函》的函,违背了《预算法》和《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意见》(即43号文)的精神,特此声明作废,请将原件尽快退回我局。” ……[详细]

安顺财政局收回《承诺函》的函称:“安顺黄埔物流园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因你公司向国泰租赁融资需要,我局于2016年6月出具了《承诺函》,根据《担保法》‘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但经国务院批准为使用外国政府或者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除外’和《预算法》‘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债务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的规定,现予以收回”,“请贵公司于10月13日将资料原件交回我局”。 ……[详细]

理财观察

【灰色地带】城投公司、地方平台公司发债

1、有政府信用支撑的优质资产

市政项目建设的城投公司融资需要用财政还款,因此地方财政出具承诺函,将融资的本金和利息纳入财政预算,等于为这个融资增信。甚至有的金融机构索性根本不看项目,只看政府财政实力,然后人大出具决议,财政出承诺函,就给融资。 ……[详细]

2、撤函后金融机构的看法

这次金融机构被打脸,“我们在贵州作了很多业务,主要就是看承诺函,做政府非标业务,有些函是肯定需要的。如果没有函,那我们之前的业务都不合规了,公司的风控准入标准又要重新做。”

一名券商分析师在看完图以后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唉,什么事儿啊!太无耻了!违法不违法由法院说了算,你说撤销就撤销了?!

一名债券投资经理指出,我们要开始警惕政府隐性担保对城投债的效力了。“说翻脸就翻脸啊!”他感叹道。

一名市场人士分析认为,类似的事情不太会蔓延开来,后果很严重,会涉及到社会稳定。从一向维稳的手段来看,肯定会有出面协调杀鸡儆猴的事儿,但绝不可能放任不管。

沪上另一位债券投资经理也表示:“我觉得地方政府耍流氓会增多,但是暂时应该还不会有愿意做第一家爆雷的。”他建议看城投还是要结合基本面看,另外控制一下久期。

3、专家看承诺函

金融机构让地方政府出具承诺函,两方都有打擦边球的嫌疑,后续可能存在法律上的纠纷。地方政府出具的承诺函,在相关企业未能偿付相关债务时,地方政府是否要切实承担连带责任,还要看具体承诺内容和法律裁决。

理财观察

【承诺函】政府承诺真的有效吗?

政府能不能担保?

新《预算法》实施之后,地方政府依法担保范围仅限经国务院批准为使用外国政府或者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担保行为。即地方政府的担保范围仅限于“政府为外债转贷提供担保”。……[详细]

财政部对“担保”是什么态度?

2015年12月,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工作情况时,专门强调,“一些地方政府仍然违规举债,或为企业举债违规提供担保承诺等;个别金融机构继续为地方政府违规举债提供支持,并要求政府进行担保”;要求“违法违规担保的由政府、债务人与债权人共同协商,重新修订合同,明确责任,依法解除担保关系”。……[详细]

结束语

现在问责机制没有启动,不少地方政府有法不责众的心里以及政绩的要求,所以胆子略微大些的地方政府就开始越界了

小贴士

承诺函

主要是地方政府对于某笔融资的承诺,同意放在下一年预算中安排偿还。

比如借款十亿,每年偿还一个亿,每年的本金、利息从每年的预算安排。但是2015年只能安排2016年的,不能安排2017年、2018年的。

为啥单单是贵州

因为贵州是近2年以来融资最狂飙的省份。负债率飙升惊人。做债的都懂,政府担保函,融资环境比较完善的省市,政府不同意出这个,但是贵州是个例外。

数据显示,贵州2014年底债务率高达197%,遥遥领先其他省份。贵州因债务风险偏高,在2015年新增债券分配方面就被“特殊处理”,6000亿元新增债券中仅分得56亿元的额度,额度最少。2013年6月底贵州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规模为4622亿元,到2014年底提高到9079亿元,一年半时间增长了96%。

历史上的“承诺函”事件

2014年12月11日,即“14天宁债”簿记建档的前一日,常州市天宁区财政局突然发布关于《关于将2014年常州天宁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债券纳入政府债务的说明》的更正函,宣布其出具的《关于将2014年常州天宁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债券纳入政府债务的说明》声明作废。

2014年12月15日,即“14乌国投债”完成簿记建档的当天晚上,乌鲁木齐财政局发布公告称,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43号文)精神,决定撤销2014年12月10日印发的《关于将2014年乌鲁木齐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公司债券纳入政府专项债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乌财外〔2014〕59号)。

2015年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针对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与辽宁省人民政府、葫芦岛锌厂保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终审判决,1996年2月辽宁省政府向原新华银行香港分行出具的《承诺函》,不构成保证担保的主张;不支持中银公司依据《承诺函》要求辽宁省政府承担保证责任。

从财政部门、最高法院的相关处置行动来看,“承诺函”并不具备法律效力,甚至存在“违规”的嫌疑。

专题信息

网友评论